当前位置:好看书吧 > 大奉打更人小说 > 第十一章 许铃音的愤怒 (1/3)

大奉打更人 第十一章 许铃音的愤怒 (1/3)

大奉打更人

/

卖报小郎君

    该死的许二郎,肯定是他这里出了问题,不然二叔这么疼我,不会让我喝这鬼东西........许七安放下碗,抹了抹呛出来的泪,脸上笑眯眯心里mmp的看着许新年。

    都怪大哥,要不是他出馊主意,非让我把青橘带回来给铃音吃,我许新年岂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......许新年暗暗皱眉,在心里把大哥埋汰了一百遍。

    兄弟俩低头吃菜,来填充酸水翻涌的胃。

    “看看,兄弟俩一下子精神起来了,吃东西都倍儿香。”许二叔落井下石,笑的那叫一个豪爽。

    许七安和许新年都不搭理这个外表忠厚,其实心眼贼多的中年老男人。

    等呕吐欲望被饭菜压住,许新年缓缓吐出一口气,放缓了进食速度。

    “辞旧啊,大哥有个问题想请教。”

    鉴于和小老弟之间友谊的小船岌岌可危,许七安措词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许新年像极了他娘,傲娇的抬了抬下巴。似乎想起了什么,补充道:“一些无理取闹的事我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比如,大哥的貂蝉在哪里。

    这件小事许七安早就忘记了,因为浮香很满意他的腰力,所以许白嫖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,渐渐的就把这个突发奇想的创意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“你通读史书,知不知道元景帝曾经废后?”许七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许平志筷子一敲碗沿,叮的脆响,告诫道:“虽然在家里,但也要尊称陛下,养成习惯,免得在外头脱口而出,惹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元景是年号。

    用年号称呼皇帝是大不敬,就像江湖上很多人喜欢用魏青衣来称呼魏渊。

    “元景帝废后嘛,知道,当时据说闹的挺大。”许二郎说。

    “诶,你......”许二叔看向儿子。

    但侄儿和儿子默契的不搭理他,继续交谈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废后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史书上也没有写,不过当时闹的挺大。满朝文武都在死谏,御史和给事中上窜下跳,恨不得爬到元景帝头上拉屎撒尿,来彰显自身的文名。”许新年夹了一筷子的菜,边吃边说:

    “最后给死谏回去了,虽然没有废后,但皇宫被打入冷宫,元景十四年才出来。”

    平时,皇帝的一言一行,皇帝在朝堂上的做派,都会被史官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就元景帝修道这件事,头几年,史官们的记录是:帝修道,荒废朝政!

    元景帝看后大怒,要求史官修改,史官宁死不屈,不惜被404,不过连续庭杖三人,罢免一人后,史官们屈辱的弯下了膝盖,改成:

    帝修道,朝政亦不误。

    不过,若干年后,后人重修这段历史,元景帝多半要被打回原形,甚至被抹黑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怎么放出来了呢?”

    许七安当时不好意思追问怀庆,毕竟那是人家父母一段不堪回首经历,不过话说回来,谁家父母没闹过离婚啊。

    “那一年是魏渊大败北方蛮子,凯旋而归,元景帝大赦天下,顺便也赦了皇后。”许新年道。

    我说怎么元景13年那么耳熟呢,原来是魏渊一举成名天下知.......抱歉魏公,我不是故意对你不敬。

    原来是魏渊初次崭露峥嵘头角的那一年,赴云州的途中,四号曾经说过,元景13年,收秋之后,魏渊临危受命,北上领军,只有一个半月就击败了北方蛮子的骑兵。

    难怪怀庆会成为魏渊的弟子,原来皇后还受过魏渊的恩情.......许七安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虽然没搞明白废后的原因,但也不算没有收获。

    至少名侦探许白嫖可以由此推理出,皇后即使犯了错,但不算大过,否则元景帝不会借坡下驴,特赦了皇后。

    “宁宴,你饭后有时间的话,去接一下铃音吧。”

    婶婶一副和倒霉侄儿八字不合的姿态,但使唤人起来,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稚嫩启蒙的书籍,也就寥寥两三本,学不了一天。再加上孩童天性顽劣,禁锢在课堂一整天未必有益处。

    所以通常午时下一刻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辞旧怎么不去。”许七安推脱。

    “辞旧下午要在书房读书。”婶婶不悦道:“叫你做点事,推三阻四。”

    许七安斜了她一眼:“婶婶你把绸缎都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婶婶挤出一个美美的笑容:“哎呀宁宴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来,吃菜吃菜,婶婶给你夹块鸡肉。”

    自从许七安升官发财,还买了新宅,婶婶在他面前就直不起腰来了,说话都理不直气不壮。

    许七安问了地址后,又道:“玲月妹妹跟我一起去吧,正好带你们姐妹俩在内城逛逛。买点首饰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婶婶一听,道:“宁宴啊,要不婶婶也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你特么就是想坑我钱吧......许七安用质疑的目光审视着婶婶美艳的脸,“可以,不过首饰不买了。”

    这臭小子扣扣索索的.......婶婶板着脸,“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你看,婶婶就是为了占我便宜,可怜我媳妇都没娶,我得存钱娶媳妇的。”许七安立刻告状。

    许二叔无奈道:“我刚不是给你五十两了?”



     ----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本章手机版网址:https://m.hkshu.com/xs92126_26051857.html
Back to Top